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神灵诀 第八百六十五章 逝者如斯

发布时间:2019-09-25 22:00:31

神灵诀 第八百六十五章 逝者如斯

七国在南下之后,七国内乱了!

神临国、天羽国、南云、百河以及其他几国开始内战,而在七国之外的三大道统则是对此不加干预,甚至开始封闭对外的联系。

七国也乐见如此。

至于鹿战门则是彻底消失,他们的根基被毁去了,之前又连番大战,幸存的力量不足原来的三成,现在做的便是蛰伏,等待来日强盛归来。

不过,毕竟是失去了三国,他们即便归来也无法同道天阁和天云书院相比,如同一棵大树被截去了主根,三国反叛便如同那断去的主根。

七国的变化让很多人猝不及防,不过却又在意料之中。

战国年代之前曾是百族大战,之后便是成就了战国十雄,现在十国平衡的局面打破,鹿战门背后的三国留下的大片疆域足以让七国动心,而且,如今蛮族忙着内部整理,七国伤筋动骨,蛮族更是满目疮痍。

同时巫族也休养生息,至于佛族,则是在忙着插手蛮族大地的一切事物,这次佛族出兵,蛮族许下了沉重的代价,巫族也如此。

所以,七国此时动乱,丝毫不担心其他三族大举来犯,因为他们承担不起再次发起种族之间的大战的代价!

七国动乱,东胜大地上狼烟再起,烽火再燃!

道天阁开启了大阵,从东胜大地上消失,有人曾来借那柄道剑,不过道剑遁入虚空消失。

时间荏苒,三年时间弹指过去,七国动乱进入尾声,原本的七国只有三国存在,分别是神临国、荒原过、还有苍山国,而其中神临国最为强大,因为统一了其他三国,疆域领土最为广阔,修士力量空前集中,因为有原本的同盟基础,四国彼此往来,百姓修士对于神临国统领并没有太多反抗,反而很多人乐见其成。

因为文字开始统一,度量衡开始统一,资源也开始空前集中,修行术法也是空前完善统一。

而神临国更是开设科举,广选人才治理疆域,不论出生,不分凡俗,只分才能高低。

至于那些世家纷纷隐居幕后,只推出了族中年轻子弟出现代理。

而且他们成立了长老会,所有的决议都是长老会通过,至于帝皇则是十年一任,有长老会共同推选。

长老会的成员有的来自世家,几乎每一个上得台面的世家都会有有长老在长老会,保证了家族的利益。

而神临国也更名,不再是沿用之前的称号,因为不适合!

秦!

这是神临国或者说四国共同称号,而神临国的帝皇便更名始皇帝,以前都是皇为尊,帝为尊,现在……皇帝为尊!

这一做法被荒原和苍山两国效仿,一个建立国号为燕,个建立国号为赵!

不过燕国和找过还名不正言不顺,因为国境内动荡不停,大云国残余余孽不断反抗,甚至打出了国号:魏国!

……

外界纷纷扰扰,书院内则是祥和,不时有经文传诵,鸟语花香,与世无争。

丹峰现在是最为热闹的山峰,这里聚集了年轻一辈,尤其是化神以下修士,更喜欢来这里。

这些年书院虽然避世,不过却不耽误修行,难得的清修,书院中每名弟子都在珍惜这段时光,很多人从战火中走出,明白平静岁月的珍贵,这是用生命换来的代价!

书院中发生了一些事,这些事让众多长老都开始关注。

木名每一年都会出关一次,然后开始讲经,经文中来繁多,有巫族,蛮族还有佛族,甚至木名将佛族的度鬼经文传授,不过在讲经之后

神灵诀  第八百六十五章 逝者如斯

,所有弟子疯狂遁离,因为总会有天劫突兀出现,然后立刻朝着丹峰轰击而下,每次都是寸草不生!

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三次,每次雷击之后木名便会消失,直到再次出现讲经。

今日,木名再次出现,不过木名并未讲经,而是一人飞渡而去,木名来到了无峰,这里精怪蛰伏,不过却在此时,有十二头精怪飞出,他们施展本体,朝着木名而去。

木名身躯一晃,身外多了十二具化身,那十二具化身朝着精怪搏杀而去。

一时间风起云涌,精怪吞云吐雾,在书院上方翻腾,至于木名本尊则是落入无峰之中默默静修。

很多弟子注意到这一幕,不禁咋舌,因为木名的分身和那些精怪难分高下,眨眼间种种道法演化,最后归于平静。

到最后,天空中有一头精怪鳞片脱落,带着焰火砸落在地,随后那精怪遁入无峰之中。

陆陆续续,其他精怪也出现,相继遁入无峰之中。

那些分身汇聚一处,朝着无峰遥遥一拜,无峰之上传出一道声音:“进来吧,你们战败了十二护法,和你们本尊一起接受洗礼吧!”十二尊分身再次一拜,一闪现,化为烟雾进入丹峰。

巫族之地,薛礼梦身前有一名年轻女修,此女子容貌与薛礼梦有着几分相似,此时在默默打坐,不过此刻却突然睁开眼,眼中有些迷茫,不过很快她眉心有一根丝线出现,那丝线带着透明之色,不过却突然碎开了,化为光点消散。

她抬头看着薛礼梦,眼中有一丝痛苦,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而这个人的音容笑貌突兀出现在自己脑海,只是最后又淡去……

薛礼梦闭目打坐,只是眸子下的眼珠子轻轻颤动,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她嘴角有一丝血迹出现。

……

她一挥手,身前的女修消失,洞府内只剩下她一人,此时她在睁眼,她的双目和往日有了很大不同,似乎更加冷漠了,而且倒映黑白二色,若是有人看去,便会有种错觉,如同面对光明与黑暗,又像是黑夜与白昼。

她在天道化!

“终究还是差了一丝,想不到他走的这么快,时至今日,我的一切,我的一缕思念都无处寄托,此人……跳出了某种桎梏,天道不可无情,只有有情方能无敌,只是二者如何兼得!”

同一时间,蛮族大地上一个佛陀猛然停止了诵经,他身前的木鱼碎裂,他微怔,道:“为师每敲一木,便是一缕光阴消失,只是今日木鱼已碎裂,木鱼也不是鱼儿了,佛声也就变了,罢了……继续吧!”

“师父,此言何意?”一个年轻的和尚开口,不过却被身后的一个师兄拉了拉衣袖,这小和尚便闭口不言了。

“佛曰:不可说!”佛陀道了声便开始带着弟子们诵经,至于木鱼,则是被他放置一边,而且逐渐化为尘埃,仿佛有无尽时光加持其上,让它腐朽。

西漠之地,一个年轻的修士此时打量佛族的雷音寺,不过却不敢靠近,他手中有一件佛宝生辉,和那雷音寺有着莫名的感应。

不过却在此时,他生出感应,一时大意,手中的佛宝掉落在地,他也不顾,只回头看向东方,沉默不语。

许久之后,轻叹一声:“不愧是传承者!”

又一年光阴过去,书院外的结界突然闪动了一下,一头白毛乌鸦聒噪飞出,带着沙哑的叫声一闪消失!

湖南治疗阴道炎费用
湖南治疗阴道炎医院
湖南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湖南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湖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