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诗人杨黎评汉字听写大会一场幽怨的复辟

发布时间:2019-06-09 10:00:28
宝宝受凉打喷嚏
孩子流感反复高烧
小孩感冒打喷嚏

友与评论者对杨黎批判声居多——中国人对于本国的文字,还是应该多上点儿心,“汉字听写大会”的警醒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不过,大家在有一点上同意杨黎的看法:那些过于生僻的字儿,可能已经只存在于《康熙字典》里,没什么人用了,现在翻出它们实在没有必要。

有些冷僻字,专家们自己也未必都会写,却正襟危坐在那儿考孩子,多少有点不厚道。想起小学课本里的名篇《孔乙己》,鲁迅先生写道——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茴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

听字典,还是听大妈?

“汉字听写大会”的专家想给孩子们制造点难度,没想到,一不留神却把自己给绊倒了。

前几天,“语林啄木鸟”《咬文嚼字》“咬”上了“汉字听写大会”,称其决赛阶段出现误判,将“鸡 菌”误作“鸡枞菌”,原因是“ ”在电脑上打不出来,所以卖菜的大妈们也早都将这个字写成“枞”。

打着复兴汉字大旗的“汉字听写大会”,一开始由总导演关正文坦然承认了失误。不过事情传播太快,专家们组成的裁判组又合计着向有关媒体发布文章,声称“鸡枞菌”没有错误,这种写法是民间的自然选择,我们这也是顺应今人用法。

这事儿多少让人觉得荒唐,毕竟,“鸡菌”三个字白纸黑字印在《现代汉语词典》里。宣称弘扬规范汉字的大赛,在此之前考出了不知道多少稀奇古怪的字儿,他们竟然不是以字典为依据的?

《咬文嚼字》与央视还在互掐,各有一帮研究汉字的专家在力挺,一时间很难说谁对谁错。不过,在这个全民“键盘输入”的年代,我们使用的汉字,究竟是应该回归字典,还是应该适应生活变迁,是个问题。

我们该认识多少字?

在电脑流行的时代,我们究竟怎么样才算是掌握了汉字?前天,108岁高龄的“拼音之父”周有光也对汉字的现状发话,很快就登上了很多门户站的文化头条。

“‘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节目我看了,很好。但假如我去考,一定考零分。”在周有光看来,央视这档热门节目里的有些字不好写,也不常用。

周老还说了句公道话:“原来规定有7000个通用汉字,现在把通用汉字增加到8000多个,这个数量超过了人们的承受力,实在有点太多了。”他说,即使是大学生,需要掌握的汉字量也超不过6000个。

按周老的标准,“汉字听写大会”的很多考题在6000个通用汉字范围之外。如果可能,咱们能认识的字当然是越多越好,但是考汉字听写这事儿,如果慢慢走上了为难别人的路子,最后可能也会为难了专家自己,更会让所有人对汉字望而生畏。欧阳春艳

我国人均奶类消费依然较低 为世界平均水平1-3
“话痨”军师喜感足 黄轩:骨子里有个张俊杰
男子酒后拳击出租车 醉酒朋友用灭火器帮其醒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