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古代军队用什么办法解决官兵的“那点事儿”-

发布时间:2019-07-21 03:01:09

拿破仑为何禁止法国女人穿裤子

1799年拿破仑联合其他势力发动“雾月政变”后,直接对这种女权主义采取打压政策。政变之后第8天,巴黎警察局长签署了女性禁穿裤子的法令。

1799年11月17日,“雾月政变”之后第八天,巴黎警察局长签署一项法令所有想要穿男性衣服的女性必须在警察局取得合法许可。所谓“男性衣服”,就是我们今天随处可见的裤子。时至2013年1月31日,在该法运行200多年之后,法国终于正式废除这条在现代社会形同虚设的法令。巴黎女性穿裤子合法了。

在19世纪的巴黎,想要在警察局申请到穿裤子的许可证,不仅要有医学证明,还需要有市长或者派出所的证明。在当时人们的意识中,长裤和套裤是男性特有的服装,尤其在法国上流社会中,女性穿裤子更被视作惊世骇俗之举。19世纪卫生运动之后,法国人发明了女性穿着的套裤和短裤,在此之前,法国女子的罗裙内没有任何衣着。那么奇怪的女性穿裤子禁令是如何来的呢?

在17、18世纪的法国,男性已有裤装。长及膝盖的套裤是当时贵族等社会上层的着装,套裤之下是长筒袜子。套裤算不上裤子,衣衫褴褛的平民穿不起这样的服饰。不过不论男性穿着什么样的裤装,社会风俗都不允许女性穿裤子。

在法国大革命之前,“无套裤”是贵族对平民的讥刺。但大革命期间,“无套裤”却成为革命党中极端民主派的光荣代称。典型的无套裤党人头戴红色的圆锥形自由帽,穿着衬衫,身着长裤,脚上一双厚木屐。在无套裤党人中,还出现了一些穿裤子的女性。裤子、女性、革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对于女无套裤党人,有人称之为一群散发着血腥气味的歹徒和凶手,有人则赞赏她们是群众中最能够代表人民的、有良知和勇敢的人。事实上,法国大革命期间的重大事件,她们带领其他妇女,多次参与其中。比如1789年10月5日下午,以妇女为主的约6000人的队伍,拥入凡尔赛的制宪议会会场,占满旁听席。当天晚上至次日清晨,她们又参与了与国王禁卫军的流血冲突。在1793年,还出现了一个著名的妇女俱乐部——革命共和派女公民俱乐部,主要由街头巷尾的普通妇女代表组成。她们表现得特别活跃,后来这个俱乐部还被称为西方第一个妇女政治组织。

大革命中,妇女们亲身参与,也强烈要求“平等”,但1789年通过的著名的《人权宣言》,虽强调“人人生而自由平等”,歧视女性的观念依然盛行。当时的法国议会明确否认妇女的选举权。

在绝大部分议员看来,女性天生是弱者,缺乏主见,感情用事,“本身是一种财产”。而革命期间,虽然法国男性不反对女性参加革命,但基本上不支持女性穿裤子,为此还出现过禁止女性穿长裤的规定。对于女无套裤党人和其他女权主义者,一些激进的派别如雅各宾派曾经忍受不住,在议会内外多次激烈争吵。

1799年拿破仑联合其他势力发动“雾月政变”后,直接对这种女权主义采取打压政策。政变之后第8天,巴黎警察局长签署了女性禁穿裤子的法令。不过,虽然受到法令约束,仍然有不少法国先锋女性尝试穿起裤子,公开出席活动。

19世纪法国浪漫主义女性文学和女权主义文学先驱乔治·桑就是代表人物,这名以胆大著称的女作家按规定拿到“裤装许可”后,热衷于乔装成男性出入各种场合,尤其是一些禁止女性参加的集会。马德莱娜·佩勒蒂耶作为第一个女性精神科医生,在女性着男装的历史上脱颖而出。她最著名的照片是一个身着男士西装、头戴男士礼帽、手中握着一根男士手杖的形象。研究女性的历史学家克里斯蒂娜·巴德曾出版《长裤的政治史》,她认为最早穿裤子的女性主要是工人、农民,也有不少探险者、旅行者、作家、艺术家、革命家等,她们并不遵守当时的法规,或直接无视其存在。

在1892年和1909年,法国下发了两个警长通知,允许女性在骑自行车和骑马时穿裤子。随之,出现了一种灯笼裤,裤子很宽大,在膝盖处收紧。即便如此,这种灯笼裤也曾让保守人士勃然大怒。实际上,第一次世界大战让女性在穿着问题上获得突破。战争爆发后,适应战时环境需要的服装成为第一选择,女性的裙子长度变短,露出双脚,缩短至小腿,随着更多女性进入到战争与生产一线,不可避免地穿起工作服,有的还穿起长裤和长筒靴。

裤装真正风靡女性世界是在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之后。女性历史学家马蒂尔德·杜贝塞当时还在上高中,她高高兴兴地穿起刚从美国传入的牛仔裤,因为穿上裤子后“活动起来自由多了”。据了解,法国劳动法也有关于女性穿裤子的规定,售货员、空姐等多种职业要求着裙装工作。而在法国议会,女性议员直至1980年才获得穿裤子开会的许可。

【相关阅读】古代军队中士兵解决性饥的渴方式

男女饮食,属于人类的生物性,既不能省略,也无法回避。过平常日子也就罢了,南征北战的官兵弟兄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尤其是“性饥渴”。

“二战”中,日本鬼子的“慰安妇”制度早已臭名昭着。其实,战端一开,所有的法律制度、道德规范统统都滚蛋了。烧杀奸淫的“兵患”几乎无法杜绝。既然是有血有肉的人,就离不开男女饮食,为了避免更大的麻烦,官方不得不考虑“性问题”。其实,古代中国已经摸索尝试了“营妓”制度。说白了,就是合法的“军队妓院”。

林语堂在他的《苏东坡传》里写道:“(营妓)可追溯到公元前7世纪的管仲时代。他设'营妓'来鼓舞军人。”事实却非如此。所谓“女闾”,并不是后来的“营妓”;而是面向全社会的“官办妓院”。《坚瓠集》续集说:“管子治齐,置女闾七百,征其夜合之资,以充国用。此即花粉钱之始也。”显然,“女闾”不是专为伺候军队;而是为了增加财政收入。

鼓舞军人的“营妓”,始自战国时代的越王勾践。《吴越春秋》记载:"越王勾践输有过寡妇于山上。使士之尤思者游之,以娱其意。”所谓“游军士”,已经点明了“营妓”那层意思。《越绝书》则说:“独妇山者,勾践将伐吴,徒寡妇致独山上,以为死士,未得专一也。去县四十里,后说之者,盖勾践所以游军士也。”看来,这就是“营妓”制度的发端。

有文献记载:“古未有妓,至汉武始置营妓。”汉武帝时代,战端频开,“营妓”制度已经堂而皇之地公开化了。可见,“军方妓院”始于西汉,经历六朝、唐宋,连绵不绝。这既是战争的需要,也是政治的需要。

汉代军妓多为罪人之妻女:有文献记载:“古未有妓,至汉武始置营妓。”汉武帝时代,战端频开,“营妓”制度已经堂而皇之地公开化了。

据有关史料记载,最早出现军妓的汉朝军队是飞将军李广的孙子李陵所率领的军队中。李陵是汉武帝刘彻时期的得力战将,家学渊源,带兵有方,本应做为一代名将流芳百世,最终却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着名的匈奴战俘。李陵投降后,匈奴单于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并对他予以重用。

李陵极富传奇色彩的一生,他的军队中就有不少随军女子。据《汉书·李广苏建传》记载:“陵且战且引,南行数日,抵山谷中。连战,士卒中矢伤,三创者载辇,两创者将车,一创者持兵战。陵曰:“吾士气少衰而鼓不起者,何也?军中岂有女子乎?”

“始军出时,关东群盗妻子徙边者随军为卒妻妇,大匿车中。陵搜得,皆剑斩之。”

其实,这些被李陵“皆剑斩之”的女人就是军妓,而不是“妻妇”。原来在古代,男人一旦获罪,他们的妻女大都会流放涉边而沦为妓女,因此这些“关东群盗妻子徙边者”,必然是一群因丈夫获罪而流放到边界上的女人,结果随军成了军妓。

唐代《玉门关盖将军歌》:“五千甲兵胆力粗,军中无事但欢娱。暖屋绣帘红地炉,织成壁衣花氍毹。灯前侍婢泻玉壶,金铛乱点野酡酥。紫绂金章左右趋,问着只是苍头奴。美人一双闲且都,朱唇翠眉映明矑。清歌一曲世所无,今日喜闻凤将雏。可怜绝胜秦罗敷,使君五马谩踟蹰。野草绣窠紫罗襦,红牙缕马对樗蒱。”这首唐代着名边塞诗人岑参的《玉门关盖将军歌》恐怕是历史上最有名的一首描写古代军妓生活的诗歌了。从中不难看到唐代军妓随时应付“军中无事但欢娱”的卖笑生活的无奈和悲哀。

北宋开国,赵光义平灭北汉,那些被俘的随营妇女,随即被分配给士兵,于是,“营妓”规模越来越大。除了军方妓院,朝廷还专门设立“官妓”,“以给事州郡官幕不携眷者。”官员不带家属,怎么解决性问题呢?

官方妓院考虑得非常周全。据说,是明码标价:有的官妓身价五千,五年期满归原察。本官携去者,再给二十千。还有的从“勾栏”里选择女孩子。宋朝的“勾栏”,相当于现在的歌厅等娱乐场所。

或许,那里的女子既卖艺,也卖身?军方妓院也从这些地方物色新人,“营妓以'勾栏妓'轮值一月,许以资觅替,遂及罪人之孪乃良家缮狱候理者。甚或掠夺诬为盗属以充之。”这种强制为娼的粗暴做法,直到南宋建国才算结束。

偏安杭州的南宋,仍有“营妓”。吴自牧在《梦梁录》中记载:“绍兴间,杨沂中因驻军多西北人,是以于城内外创立瓦舍,招集妓乐以为军卒暇日娱戏之地。今贵家子弟郎君,因此荡游破坏,尤甚于汴都。杭之瓦舍,城内外不下十七处……”

陆游的《渭南文集》还记录了一份怪异的“墓志铭”,其中提到了“朝奉大夫直秘阁张瑨”为了嫖妓而鸡飞狗跳地闹家务:“(张公)得临安营妓,与之归,遂欲弃妻出子……”

杭州城,声色犬马,到处都是红灯区,时常光临此地者,既有士兵军官,也有富商巨贾、达官显贵。据说,南宋名将韩世忠就曾流连“营妓”,期间,他才结识了后来的夫人——梁红玉;而“巾帼英雄”梁红玉则是沦落风尘的“营妓”。常说,英雄不问出处。妓女浪子,照样怀着一腔报国热血。

在古代作为随军妓女并不仅仅是含泪卖笑以供将士们娱乐和泄欲,而且还有相当一部分随军妓女白天充当起了杂役,为军队保障后勤,晚上陪酒侍寝,充当将士床上的泄欲工具。战争的残酷和女人的温存形成的强烈反差使得二者往往同时出现。白天作战,晚上做爱,这似乎是对行军者最合乎人情的犒劳。

当然,中国军人需要解决性问题,外国军人也一样。形形色色的“营妓”古今中外,殊途同归。有资料显示,从1096年到1099年,随欧洲“十字军”东征的妓女,多达五千多人。

1298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率军进城时,就有八百多营妓随行。1567年,西班牙远征荷兰时,曾有四百个骑马的军方妓女和八百个步行的营妓随行。都是血肉之躯,谁笑话谁呀?只是日本侵略军强迫中国、朝鲜、菲律宾等地女子,为鬼子兵泄欲,实在是罪恶滔天,令人发指。

拿破仑为何禁止法国女人穿裤子

1799年拿破仑联合其他势力发动“雾月政变”后,直接对这种女权主义采取打压政策。政变之后第8天,巴黎警察局长签署了女性禁穿裤子的法令。

1799年11月17日,“雾月政变”之后第八天,巴黎警察局长签署一项法令所有想要穿男性衣服的女性必须在警察局取得合法许可。所谓“男性衣服”,就是我们今天随处可见的裤子。时至2013年1月31日,在该法运行200多年之后,法国终于正式废除这条在现代社会形同虚设的法令。巴黎女性穿裤子合法了。

在19世纪的巴黎,想要在警察局申请到穿裤子的许可证,不仅要有医学证明,还需要有市长或者派出所的证明。在当时人们的意识中,长裤和套裤是男性特有的服装,尤其在法国上流社会中,女性穿裤子更被视作惊世骇俗之举。19世纪卫生运动之后,法国人发明了女性穿着的套裤和短裤,在此之前,法国女子的罗裙内没有任何衣着。那么奇怪的女性穿裤子禁令是如何来的呢?

在17、18世纪的法国,男性已有裤装。长及膝盖的套裤是当时贵族等社会上层的着装,套裤之下是长筒袜子。套裤算不上裤子,衣衫褴褛的平民穿不起这样的服饰。不过不论男性穿着什么样的裤装,社会风俗都不允许女性穿裤子。

在法国大革命之前,“无套裤”是贵族对平民的讥刺。但大革命期间,“无套裤”却成为革命党中极端民主派的光荣代称。典型的无套裤党人头戴红色的圆锥形自由帽,穿着衬衫,身着长裤,脚上一双厚木屐。在无套裤党人中,还出现了一些穿裤子的女性。裤子、女性、革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对于女无套裤党人,有人称之为一群散发着血腥气味的歹徒和凶手,有人则赞赏她们是群众中最能够代表人民的、有良知和勇敢的人。事实上,法国大革命期间的重大事件,她们带领其他妇女,多次参与其中。比如1789年10月5日下午,以妇女为主的约6000人的队伍,拥入凡尔赛的制宪议会会场,占满旁听席。当天晚上至次日清晨,她们又参与了与国王禁卫军的流血冲突。在1793年,还出现了一个著名的妇女俱乐部——革命共和派女公民俱乐部,主要由街头巷尾的普通妇女代表组成。她们表现得特别活跃,后来这个俱乐部还被称为西方第一个妇女政治组织。

大革命中,妇女们亲身参与,也强烈要求“平等”,但1789年通过的著名的《人权宣言》,虽强调“人人生而自由平等”,歧视女性的观念依然盛行。当时的法国议会明确否认妇女的选举权。

在绝大部分议员看来,女性天生是弱者,缺乏主见,感情用事,“本身是一种财产”。而革命期间,虽然法国男性不反对女性参加革命,但基本上不支持女性穿裤子,为此还出现过禁止女性穿长裤的规定。对于女无套裤党人和其他女权主义者,一些激进的派别如雅各宾派曾经忍受不住,在议会内外多次激烈争吵。

1799年拿破仑联合其他势力发动“雾月政变”后,直接对这种女权主义采取打压政策。政变之后第8天,巴黎警察局长签署了女性禁穿裤子的法令。不过,虽然受到法令约束,仍然有不少法国先锋女性尝试穿起裤子,公开出席活动。

19世纪法国浪漫主义女性文学和女权主义文学先驱乔治·桑就是代表人物,这名以胆大著称的女作家按规定拿到“裤装许可”后,热衷于乔装成男性出入各种场合,尤其是一些禁止女性参加的集会。马德莱娜·佩勒蒂耶作为第一个女性精神科医生,在女性着男装的历史上脱颖而出。她最著名的照片是一个身着男士西装、头戴男士礼帽、手中握着一根男士手杖的形象。研究女性的历史学家克里斯蒂娜·巴德曾出版《长裤的政治史》,她认为最早穿裤子的女性主要是工人、农民,也有不少探险者、旅行者、作家、艺术家、革命家等,她们并不遵守当时的法规,或直接无视其存在。

在1892年和1909年,法国下发了两个警长通知,允许女性在骑自行车和骑马时穿裤子。随之,出现了一种灯笼裤,裤子很宽大,在膝盖处收紧。即便如此,这种灯笼裤也曾让保守人士勃然大怒。实际上,第一次世界大战让女性在穿着问题上获得突破。战争爆发后,适应战时环境需要的服装成为第一选择,女性的裙子长度变短,露出双脚,缩短至小腿,随着更多女性进入到战争与生产一线,不可避免地穿起工作服,有的还穿起长裤和长筒靴。

裤装真正风靡女性世界是在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之后。女性历史学家马蒂尔德·杜贝塞当时还在上高中,她高高兴兴地穿起刚从美国传入的牛仔裤,因为穿上裤子后“活动起来自由多了”。据了解,法国劳动法也有关于女性穿裤子的规定,售货员、空姐等多种职业要求着裙装工作。而在法国议会,女性议员直至1980年才获得穿裤子开会的许可。

【相关阅读】古代军队中士兵解决性饥的渴方式

男女饮食,属于人类的生物性,既不能省略,也无法回避。过平常日子也就罢了,南征北战的官兵弟兄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尤其是“性饥渴”。

“二战”中,日本鬼子的“慰安妇”制度早已臭名昭着。其实,战端一开,所有的法律制度、道德规范统统都滚蛋了。烧杀奸淫的“兵患”几乎无法杜绝。既然是有血有肉的人,就离不开男女饮食,为了避免更大的麻烦,官方不得不考虑“性问题”。其实,古代中国已经摸索尝试了“营妓”制度。说白了,就是合法的“军队妓院”。

林语堂在他的《苏东坡传》里写道:“(营妓)可追溯到公元前7世纪的管仲时代。他设'营妓'来鼓舞军人。”事实却非如此。所谓“女闾”,并不是后来的“营妓”;而是面向全社会的“官办妓院”。《坚瓠集》续集说:“管子治齐,置女闾七百,征其夜合之资,以充国用。此即花粉钱之始也。”显然,“女闾”不是专为伺候军队;而是为了增加财政收入。

鼓舞军人的“营妓”,始自战国时代的越王勾践。《吴越春秋》记载:"越王勾践输有过寡妇于山上。使士之尤思者游之,以娱其意。”所谓“游军士”,已经点明了“营妓”那层意思。《越绝书》则说:“独妇山者,勾践将伐吴,徒寡妇致独山上,以为死士,未得专一也。去县四十里,后说之者,盖勾践所以游军士也。”看来,这就是“营妓”制度的发端。

有文献记载:“古未有妓,至汉武始置营妓。”汉武帝时代,战端频开,“营妓”制度已经堂而皇之地公开化了。可见,“军方妓院”始于西汉,经历六朝、唐宋,连绵不绝。这既是战争的需要,也是政治的需要。

汉代军妓多为罪人之妻女:有文献记载:“古未有妓,至汉武始置营妓。”汉武帝时代,战端频开,“营妓”制度已经堂而皇之地公开化了。

据有关史料记载,最早出现军妓的汉朝军队是飞将军李广的孙子李陵所率领的军队中。李陵是汉武帝刘彻时期的得力战将,家学渊源,带兵有方,本应做为一代名将流芳百世,最终却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着名的匈奴战俘。李陵投降后,匈奴单于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并对他予以重用。

李陵极富传奇色彩的一生,他的军队中就有不少随军女子。据《汉书·李广苏建传》记载:“陵且战且引,南行数日,抵山谷中。连战,士卒中矢伤,三创者载辇,两创者将车,一创者持兵战。陵曰:“吾士气少衰而鼓不起者,何也?军中岂有女子乎?”

“始军出时,关东群盗妻子徙边者随军为卒妻妇,大匿车中。陵搜得,皆剑斩之。”

其实,这些被李陵“皆剑斩之”的女人就是军妓,而不是“妻妇”。原来在古代,男人一旦获罪,他们的妻女大都会流放涉边而沦为妓女,因此这些“关东群盗妻子徙边者”,必然是一群因丈夫获罪而流放到边界上的女人,结果随军成了军妓。

唐代《玉门关盖将军歌》:“五千甲兵胆力粗,军中无事但欢娱。暖屋绣帘红地炉,织成壁衣花氍毹。灯前侍婢泻玉壶,金铛乱点野酡酥。紫绂金章左右趋,问着只是苍头奴。美人一双闲且都,朱唇翠眉映明矑。清歌一曲世所无,今日喜闻凤将雏。可怜绝胜秦罗敷,使君五马谩踟蹰。野草绣窠紫罗襦,红牙缕马对樗蒱。”这首唐代着名边塞诗人岑参的《玉门关盖将军歌》恐怕是历史上最有名的一首描写古代军妓生活的诗歌了。从中不难看到唐代军妓随时应付“军中无事但欢娱”的卖笑生活的无奈和悲哀。

北宋开国,赵光义平灭北汉,那些被俘的随营妇女,随即被分配给士兵,于是,“营妓”规模越来越大。除了军方妓院,朝廷还专门设立“官妓”,“以给事州郡官幕不携眷者。”官员不带家属,怎么解决性问题呢?

官方妓院考虑得非常周全。据说,是明码标价:有的官妓身价五千,五年期满归原察。本官携去者,再给二十千。还有的从“勾栏”里选择女孩子。宋朝的“勾栏”,相当于现在的歌厅等娱乐场所。

或许,那里的女子既卖艺,也卖身?军方妓院也从这些地方物色新人,“营妓以'勾栏妓'轮值一月,许以资觅替,遂及罪人之孪乃良家缮狱候理者。甚或掠夺诬为盗属以充之。”这种强制为娼的粗暴做法,直到南宋建国才算结束。

偏安杭州的南宋,仍有“营妓”。吴自牧在《梦梁录》中记载:“绍兴间,杨沂中因驻军多西北人,是以于城内外创立瓦舍,招集妓乐以为军卒暇日娱戏之地。今贵家子弟郎君,因此荡游破坏,尤甚于汴都。杭之瓦舍,城内外不下十七处……”

陆游的《渭南文集》还记录了一份怪异的“墓志铭”,其中提到了“朝奉大夫直秘阁张瑨”为了嫖妓而鸡飞狗跳地闹家务:“(张公)得临安营妓,与之归,遂欲弃妻出子……”

杭州城,声色犬马,到处都是红灯区,时常光临此地者,既有士兵军官,也有富商巨贾、达官显贵。据说,南宋名将韩世忠就曾流连“营妓”,期间,他才结识了后来的夫人——梁红玉;而“巾帼英雄”梁红玉则是沦落风尘的“营妓”。常说,英雄不问出处。妓女浪子,照样怀着一腔报国热血。

在古代作为随军妓女并不仅仅是含泪卖笑以供将士们娱乐和泄欲,而且还有相当一部分随军妓女白天充当起了杂役,为军队保障后勤,晚上陪酒侍寝,充当将士床上的泄欲工具。战争的残酷和女人的温存形成的强烈反差使得二者往往同时出现。白天作战,晚上做爱,这似乎是对行军者最合乎人情的犒劳。

当然,中国军人需要解决性问题,外国军人也一样。形形色色的“营妓”古今中外,殊途同归。有资料显示,从1096年到1099年,随欧洲“十字军”东征的妓女,多达五千多人。

1298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率军进城时,就有八百多营妓随行。1567年,西班牙远征荷兰时,曾有四百个骑马的军方妓女和八百个步行的营妓随行。都是血肉之躯,谁笑话谁呀?只是日本侵略军强迫中国、朝鲜、菲律宾等地女子,为鬼子兵泄欲,实在是罪恶滔天,令人发指。

小便黄是肾炎吗
小便黄需要治疗吗
小便黄有啥办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