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偷换半小时 卷十六 剑中仙

发布时间:2019-12-04 17:50:37

偷换半小时 卷十六 剑中仙

石丹站立在庭院正中,双手平举,裙裾无风自动,威风的好像雷公......雷母......嗯,随便什么下凡。

电球击断了一根廊柱,扬起的尘土搞的林朗一阵灰头土脸。一股焦糊的味道传来,林朗伸手摸了摸自己被燎焦的头发,看着石丹,连声音都在颤抖:“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哈?”石丹满脸莫名其妙:“你表现的挺好的,怎么了?”

“那你干嘛想要弄死我?”林朗欲哭无泪。

“什么叫‘我想弄死你’?姑奶奶要是想弄死你还用等到现在?”石丹觉得对方完全就是狼心狗肺:“姑奶奶是救你好不好?没有我,这会儿你身上都已经被人家开了洞了!”

“我要你救啊?!”看着已经醒悟过来,将青衣女子召回身前死死护住自己的王紫阳,林朗明白再想出奇制胜已经不可能了:“而且就你那准头,确定是来救人的?要不是我躲的快,这会儿都该熟了吧?”

“这个嘛……”被揭穿老底的石丹一时有些讪讪,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看着不远处一点都不懂得感恩的那个贱人,突然又有些生气:“那你死了没有?!”

“这倒是没有......”

“没死就给我憋着!”石丹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姑奶奶好心好意的来救你,哪儿来这么多废话?!”

感情我还得死这儿才有发言权是吧?林朗心中犹如被千万只神兽踏过,非常的不服气,脖子一梗,就开了口:“哦,好的!”

拍拍身上的灰尘,林朗站起身,屁颠屁颠的跑到石丹身边,这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清月,立时惊为天人:“哇,美女耶!”

“无量天尊。”清月双手合十,宣了一声道号:“施主过誉了。皮囊乃身外之物,不值一提。”

“就你话多!”没好气的踢了这贱人一脚,石丹心中有些不爽:姑奶奶长这么漂亮,也从没听你夸过一句。这才和人刚见面就一脸猪哥样,什么意思?

“实话实说呀。”莫名其妙挨了一脚,林朗也不着恼,毕竟他已经习惯了:“美女,留个联系方式呗?或者都行,有空我们可以一起探讨一下关于皮囊的问题。”

“这位施主对道学也有研究?”听闻林朗话中提及‘皮囊’二字,清月明显会错了意:“能有同道中人愿意一同切磋学习,贫道自是求之不得。只是不知施主所说的‘’和‘’是何物?“

“呃。”怔了一怔,林朗突然想起自己目前似乎是在距离现代很远的某个朝代,而这里的人很明显是不可能有和这些东西的。一时语塞,面对着清月很有求知欲的明亮双眸,正在林朗考虑该如何圆场时,背后响起了尖锐的破空声。

迅速转身,林朗闪电般出拳准备逼退袭来的青衣女子,却不曾想清月的动作更快。

锵!

长剑出鞘,带起一片银光。青衣女子发出一声哀嚎,迅速消散了身形。这一切全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当林朗回过神时,清月的剑已重归鞘中。只有那条落于地面,仍在扭曲蠕动的手臂无声证明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你又是什么人?”王紫阳的脸色极差。傀儡被斩断了一条臂膀,对她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真是邪门儿了!今日是个人便都想来我王家踩上一脚么?”

“无量天尊。”清月上前一步,正色道:“非也。这位施主,贫道是来帮助你的。”

“一句话不说便砍断我傀儡的一只手,你居然说自己是来帮我的?”王紫阳被对方的大言不惭逗乐了:“真真当我王紫阳好欺么?!”

“施主误会了!”清月见王紫阳情绪有些激动,温声解释道:“不久前,贫道于观中察觉到府上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凶戾怨气冲天而起,不敢耽搁,一路飞奔至此,为的就是……”

“为的就是什么?斩妖除魔么?”打断了清月的话,王紫阳摇了摇手中的铃铛,语带讥诮:“那如你所言,本小姐便是妖邪,你还敢说自己是来帮我的?”

“施主此言差矣!”清月上前一步,急声道:“如若贫道没有看错,施主手中的应是罗刹教秘宝拘魂铃。罗刹教原本乃西域邪教,势大后踏足我华夏中原能够无往而不利,凭借的正是此邪物!虽不知为何此物如今会落于施主手中,但拘魂铃乃是大凶之物。莫说使用,便是长期与其接触都有走火入魔的风险!贵府内的凶气便是由此而出,并非施主

!”

“哦?”王紫阳闻言不置可否。就在说话间的功夫,已为青衣女子再生了一条臂膀:“所以呢?”

“所以趁施主仍未被此物所害,请将拘魂铃交于贫道保管!”清月面色诚恳:“贫道自当竭尽所能……”

“休想!”听闻清月要求自己将拘魂铃交出,王紫阳的面色瞬间癫狂:“我就知道!你们一个个的都在打着我宝贝的主意!”飞速摇动铃铛,她的面色已现癫狂:“宝贝是我的!我的!!!给我杀了他们!”

直扑而来的青衣女子打断了还欲说些什么的清月。无奈拔剑,清月再次将其逼退。挽了朵剑花,清月轻施一礼,手执长剑的她在月光照耀下,明艳不可方物:“如此,那贫道只有得罪了。”

“喂。”林朗用手肘捅了捅身旁的石丹:“这美女你是从哪儿找来的?这么厉害。”

石丹没好气的反肘回了一下:“跟你有关系?”

“就是问问嘛,这么凶做什么?”林朗没讨到好,便又转过头看清月去了:“这姑娘的剑法真厉害,比起我也不差了。主要看起来她年纪也不大呀?难道是传说中的天才少女?”

“还‘比起我也不差’?”模仿着林朗的语气,石丹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能不能要点脸?人家可是剑中仙!”

“剑中仙?好俗的外号。”林朗隐蔽的撇了撇嘴,指着庭院中正与青衣女子战成一团的清月:“不过,剑法再好也没用。你看,每次她的剑快要刺中对方的时候,都会落空。而且她的体力差了些,就这一会儿,动作就已经比之前慢了。”话应刚落,场中清月回撤稍慢,被青衣女子一爪划破了道袍,林朗兴奋道:“我就说吧?迟早要完!”

汕头看妇科医院那些好
长春银屑病医院怎么样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预约挂号
解答癫痫治疗方法有几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