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东晋双雄祖逖与刘琨两悲情英雄的结局如何

发布时间:2019-08-21 17:29:12

东晋双雄祖逖与刘琨:两悲情英雄的结局如何?

一南一北。刘琨是中山魏昌人,祖逖是范阳遒人,用今天的话说,他们一个是定州人,一个是涞水人。在生命最为辉煌的后期,他们亦是一南一北,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但这个时候时空调换了,刘琨在北,在并州,在幽州;祖逖在南,在徐州,在豫州。他们是朋友,相互激赏,彼此惦念,在黑暗时代他们能够照亮人心。同为季世英雄,祖逖的成名要晚于刘琨。祖逖生于公元266年,大刘琨5岁,为什么在历史上他反成了个迟到的人?是跟他生来豁荡的性格有关吗?是跟他不修仪检的随意有关吗?

络配图

到十四五岁犹未知书,这在“世吏二千石,为北州旧姓”的祖家简直有些不可思议,父亲不在了,哥哥们常常为这个有些异类的弟弟担忧。祖逖的特别,还表现在轻财好侠,慷慨有节尚;每至田舍,便散谷帛周济贫乏,并说这都是哥哥们的意思,“乡党宗族以是重之”察孝廉,举秀才,在一般人看来是求之不得的好事,落在谁头上谁都高兴的,卓尔不群心怀天下的青年祖逖却一点兴趣没有。很多方面祖逖都跟王室之后刘琨有差异。但差异不等于距离。他们在司州主簿的职位上相遇相识了,刘琨“有纵横之才,善交胜己”,他们很快由一般同事关系发展成情好绸缪的同道关系,祖逖博览书记,该涉古今,有赞世才具,对小5岁的刘琨的关心照顾可说是一百一。共被同寝,闻鸡起舞,关心世事,每每中宵起坐,他们会相互鼓励:“若四海鼎沸,豪杰并起,吾与足下当相避于中原耳”。在此之后,出于不同的人生趣味和人生选择,一对形影不离的朋友还是分开了。

四海鼎沸的乱世真的来了。他们谁都没有遵守当年承诺,相避于中原。刘琨是勇敢的,他个人的力量也是强大的。敌数重包围,城中窘迫无计,乘月色,他登楼清啸,敌兵听了,凄然长叹。中夜,他又奏响胡笳,敌人听了,流涕歔欷,怀念故土的心情愈加急迫

,“向晓复吹之,贼并弃围而走”。公元317年6月,祖逖在南与石勒战。刘琨在北,也想聚兵攻击石勒,但受制于人,力不从心,不成。次年3月,祖逖和刘琨寄托希望的司马睿正式即皇帝位。

络配图

此时在段匹磾军中的刘琨却已没有报效的机会。他和段匹磾曾经“甚相崇重,约为兄弟”,但此时他们间没有信任,刘琨成了囚徒。“中夜抚枕叹,想与数子游……功业未及建,夕阳忽西流。时哉不我与,去矣如云浮。朱实陨劲风,繁英落素秋。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刘琨自知必死,为五言诗赠卢谌托意。受国恩,不能报,“虽才略不及,亦由遇此厄运”,人谁不死,死生命也,“但恨仇耻不雪,无以下见二亲耳”。公元318年5月,48岁的刘琨和子侄4人同时被害。

络配图

英雄失路,万绪悲凉,祖逖什么时候听到了刘琨的凶讯?双雄尚剩一雄。祖逖尚在,石勒不敢窥兵河南。敬畏心生。于是斗争变成另一种方式。石勒派人给祖逖母亲修墓地,又给祖逖写信请求通使交市。祖逖不报书,听互市,获利十倍。“公私丰赡,士马日滋”,祖逖想,“推锋越河,扫清冀朔”到了。司马睿却不再相信。他意甚怏怏,内怀忧愤,想进取不辍,却已等不及,“天欲杀我,此乃不祐国也”,公元321年,刘琨遭缢杀3年之后,祖逖病卒,“豫州士女若丧考妣,谯梁百姓为之立祠”。壮志未酬,时年祖逖56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新生儿眼睛有眼屎
缓解肚子疼最快的方法
儿童小便黄
如何知道宝宝是否中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