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狂凤逆天 美人是敌是友

发布时间:2019-12-05 04:52:16

狂凤逆天 美人是敌是友

现在的事大概是陆云琼觉得最尴尬的。

小黑因为抗议陆云琼投喂的糕点实在太难吃,自顾自地爬到了桌子上,然后……

脚下打滑,带倒了桌子上的盘子。

陆云琼扶额,这个吃货!

公主看到小黑了,哪里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咬着一口银牙,有些阴狠地说:“哦?贪吃了些?”

陆云琼心虚地笑着。

公主想到森林之耻,怒火攻心:“我怎么不知道山野小人也能来皇宫骗吃骗喝了!”

“公主息怒。”

陆云琼从来没有怀疑过她的身份,只是从没有想过会这么快被认出来。

“好,若你能在这给我磕三个头,把这只小兽还给我,我就不计较了。”

公主在得知陆云琼的身份之后,脸上的好脸色全都没有了,不由自主地从里到外散发出一种嚣张跋扈的气息。

陆云琼原本是有求和之意,如今也有些不悦。

“它是我的。”

“若不把这只小兽拿来让我抽筋扒皮风干挂着,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公主说得得意洋洋,有俾睨天下之意。

是啊,对于公主来说,小黑不过是个物事,不过是个用来解气用来羞辱他人的兽类,但是对于陆云琼来说,小黑是她在这世上的第一个伙伴!

“它是我的,公主又何出让我还于你之言,莫要折杀奴家了。”

“你不要不识好歹!”

公主这下彻底怒了,原本看着陆云琼能出现在皇宫里,想来家里是有些背景的,为了不让父皇操心她才好心好意忍了下来,哪想这女人在她的地盘上还敢撒野!

公主越想越生气,直接将束在腰间的银蛟软鞭抽出来,一个猛力就向陆云琼打去。

早有防备的陆云琼侧身避过,小黑还把屁股对着公主摇了摇。

“放肆!”

正想挥手叫人,公主的手被一只柔荑拦下。

“公主莫要气坏身子。”

只见一个身着粉色襦裙,艳若桃李的女子温温柔柔地笑着制止了这个野蛮的小公主。

不知道这又是唱的哪一出,陆云琼环着手带着小黑在一旁看戏。

“婉茹!你不知道这女人有多可恶!她居然藐视公主之威。”

公主虽然还是义愤填膺,但终究还是停止了对陆云琼的攻击。

毕竟这是皇家宴席,大臣家中的女眷不在少数,若是自己闹出什么笑话大家定然是看自己的笑话,这个乡野女子谁知道她是哪根葱。

“我知道的,公主,我都知道。”

婉茹依旧是笑得温婉,如同一个毫无心机的纯真善良女子。只是嘴里的话却怎么都让人听着不顺耳。

“想来公主还不认识她吧,她就是最近那个一回家就将自己嫡亲叔叔弄得差点逐出陆家的陆云琼啊。”

婉茹说话的时候,特特将陆家和陆云琼咬得极重。

公主冷冷地对着陆云琼上上下下盯了一会儿,啧啧称奇。

“难怪这么没教养,原来真是不知道从哪冒出的一个西贝货,也不知道陆家是收了什么好处才肯认养这样一头狼。”

陆云琼没所谓地耸耸肩,反正说她又不会少块肉,对于她来说只要不打起来就行了,毕竟她可不知道在这皇宫里私斗自己会受到怎么样的惩处。

“那么等会见。”

公主带着一抹莫名的笑意向陆云琼告辞,只是这笑容,让人有些脊背发凉。

等到公主走了,围观了许久的贵女们自然是离陆云琼更远了些。

无论陆云琼有什么身份,都比不上她得罪公主的罪名。

除了刚刚的婉茹例外。她娉婷地走过来,亲热地拉住陆云琼的手,陆云琼自然是不习惯地抽出手,冷冷地看着她,不知道这个女人有何用意。

“云琼,你可能不知道,你的娘亲便是我的姑姑。”

陆云琼倒是不知道自己的娘亲在哪,但是联系她刚刚的态度,想来只可能是……

“我娘亲有些多,你是说续弦杨氏还是贵妾小娘?”

婉茹毫不在意她这样尖锐的态度,仍然是笑吟吟的:“我姑姑名讳杨玉娥,妾是经不起你叫娘亲的。想来云琼是第一次来见姐妹们,,我带着你去认认人。”

只一句,便点名杨玉娥的正室身份,只字不提续弦;亲疏远近,从直呼名字和互称姐妹间就已经表明,她这个姑姑家的继女比不得她的闺中密友。

陆云琼此时来了些兴趣,这个女人很聪明。

智商在一个水平线上,玩起来才有意思。

陆云琼笑了起来,任由杨婉茹牵着她去见那些贵女们。

周围的贵女虽然不敢过来,但她来了也不好躲开,只是尴尬地看着杨婉茹谈笑风生,偶尔附和几句。

陆云琼也只能百无聊赖地揪小黑玩儿。

虽然有贵女盯着萌哒哒的小黑眼都不眨,只想摸摸它看起来蓬松又柔顺的毛,可是一想到公主和她的恩怨似乎就是因为这只小兽,也就只能作罢。

有宫女过来宣旨,众人立马跟随宫人去正式的寿宴。

因为糕点已经吃得够多了,小黑和陆云琼都斯文起来,并没有什么太引人注目的举动,反倒是有几个贵女的肚子咕咕叫了几声,众人也只能装没有听到。

恍惚之间,陆云琼似乎听到了关于陆家的话。

皇帝已经喝过几杯,脸上有了两朵酡红,有些感慨地说到:“陆家为保卫我皇室实在做了许多,可是陆家的名声已经很大了,有小儿曾经传唱‘陆家富,甲天下

,金銮殿比不过陆府砖’,钱也不需要了,爱卿需要什么奖励呢?”

此言一出,殿内皆是一片寂静。

陆战天此时被有心人灌得醉醺醺的,偏生也听不出皇帝的话有多严重,还乐呵呵的。

“不敢不敢……”

陆云琼直摇头,想到陆家老头觉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观了,十分无赖地一跪。

“爹啊!你就莫要硬撑了!我们家的屋顶都还没补上呢!也不知道谁就给我们这样下了定断啊!皇上明察,不要听信谗言啊!请赐我们几石米吧!”

听到陆云琼的话,有些单蠢的贵女联想到她之前抱着点心不放手的做法,心里已经信了个七八分。

此番无赖的举动也让皇帝眉头直跳,他着实没办法应对这种情况,青龙王朝的轩辕盛世实在是没有出过这样穷凶极恶的刁民。

“求皇上圣旨,能找出诬陷陆家的人还我们一个清白!只要他能帮我们修好屋顶,随便泼脏水呀!”

陆云琼举止本来就十分可笑了,小黑也跟着她有模有样地趴在地上,还跟着滚了滚小身子。

皇帝只觉得额头的青筋都在跳动。

御前伺候的大太监自然知道他必须出来拯救可怜的皇帝了。

“陆家小姐,每年的家族大比就要开始了,您先起来吧。”

陆云琼和小黑乖乖爬起来坐会自己的席位上,皇帝明显松了一口气。

“陆家赏稷黍稻各十石,江源,你去安排匠人去陆家……修屋顶。”

往下看一眼发现陆云琼正襟危坐,显得十分端庄。

皇帝只觉得自己的女儿十分省心,按住抽搐的眉头。

大太监江源自是极有眼色地扶住皇帝,赶紧喊到:“摆驾武斛殿。”

陆云琼自然是毫不担心自己的话会被发现有什么破绽,别以为她没看到便宜爹身边跟着的小侍卫少了一个,想来是回去通风报信了。

杨婉茹看似毫不经意地走到陆云琼身边:“看不出云琼这样机敏,只是这样不留给姑父脸面,就不怕姑父不悦吗?”

陆云琼认认真真地将杨婉茹从头看到脚,又再从脚看到头,摇了摇脑袋:“看着也没少什么零件啊,怎么就这么缺心眼呢?”

“你……”

杨婉茹很好地压制住了自己的脾气,咬着牙继续问道:“云琼何出此言。”

“你说是被责罚比较可怕……还是被圣上误解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比较可怕呢?”陆云琼就算是这样私底下聊天,也习惯于不留一丁点把柄。

陆云琼又凑近杨婉茹,悄声问道:“还是,你和自家姑姑有什么深仇大恨,盼望她……丢命呢?”

“妹妹说笑了。”杨婉茹的功力自然不会这样一下就轻易破掉,她的温柔娴淑一向保持得极好,“姑姑一向视我如己出,我怎的会这样害姑姑,云琼还是莫要妄言的好。”

“到了。”

陆云琼有低下头,装作一开始的木讷疏离模样。

“噢,对了。”杨婉茹出言小声提醒,“这弟子大比可是所有的嫡系都要参加呢。”

陆云琼依旧一动不动。

杨婉茹也不在意,继续解释道。

“第一名不仅可以得到皇家至高荣誉,还能得到一枚四品丹药,这也就是为何这几十年来,各大家族会放任自己的嫡系弟子全都折在这小小武斛台上的原因了。”

陆云琼依旧不做声,心里却涌动着巨大的波涛。

皇家至高荣誉不仅仅是一道免死金牌,还能够减免很多赋税徭役,连通商什么的都有优先权。

听杨婉茹的意思就是……

那枚四级丹药才是大家相竞折腰的所在?

要是自己能炼丹就好了!

杨婉茹看她表情有着细微的动容,柔声说:“武斛台上见。”

儿童咳嗽专用药好吗
婴儿便秘怎么办
纯中药制剂的止咳药有哪种
孩子营养不良的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