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杀圣 第0058章 残酷斩杀

发布时间:2020-01-16 16:34:18

杀圣 第0058章 残酷斩杀

王博和涂八盯着死斗屏,半晌不在说话,显然也想看看,给他们制造了那么多麻烦的凌风,最后会有一个什么结局。

两人虽然都恨不得凌风立刻死去,然后再带着凌风死去的消息和证据将凌风临时组建的班底给彻底拆散,然后将凌云救出。

但,他们还需要耐着性子继续等。

在狂风暴雨的嘲讽中,凌风虽然没有任何抢眼的表现,但同样也没有吓的瘫软在地。

不过,狂热的观众,早已陷入到无脑的谩骂和发泄中,几乎没有人看出凌风凌风的状态和别人想象的不同。

孟波踏着如山的坚定步法,和着满天嘲讽的音浪,一步步向凌风逼去。

在所有人看来,凌风该是吓傻了。

事实上,凌风的确低着头,身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连抬头盯着对方的勇气都没有。

就这样的表现,他不败,众人也觉得没有天理了。

然而,作为死斗老手,王博盯了凌风半晌后,突然没有来的感到一阵心头狂跳。

他说不清楚倒是是怎么回事,或许只是一种直觉,但他却突然确信,这一次,他们做了那么多事,恐怕是白费了。

“不好!这次你失算了!”王博脸色突然变得难看之极,连对涂八说话的语气,都充满了难以掩饰的惋惜。

涂八听到这话,突然也瞪大了眼睛,跟着就看见死斗屏上,原本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吓破胆的凌风,在孟波挥动火焰雕花锤,再出一个巨大的火球到他脑袋之上时,突然动了。

凌风的动作非常突兀,完全是在对方硕大火焰雕花锤砸落到视野前方的一瞬,凌风的身体突然一矮,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硬生生在锤头砸落在他身上的一瞬,从锤下射出身形,整个人化作一道化作一道虚幻的火影,如飞鸟般自下而上,猛的刺出恍若红色电光般的梦幻一剑。

噗!

灵阶上品的火鸟剑,拖动着炙热的火焰光影,毫无花俏的刺入孟波剑硬的胸口,原本该坚硬无比的火灵盾甲竟是在触及到火鸟剑的一瞬,瞬间瓦解,当即飙飞出大蓬的鲜血。

而凌风在此处第一剑之后,就如疯了一般,不停等我冲那个伤口再疯狂补刀,加上火影剑法的攻击速度本身就比较灵巧快捷,瞬间便成了他追孟波一个劲儿的狂攻。

这突然的转变狠狠的大脸,让整个死斗场的观战屏都陷入了死寂。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几乎是目瞪口呆的。

足足三秒,那个投了大筹码的黄牌会员,才想起来开启独占模式,大声嘶吼:“对,干死他,弄他,一直戳他的伤口,让他流血不死,让他应接不暇,让他死,大死这个野蛮人。”

又是一通的野蛮咒骂,瞬间将投注到凌风身上的铁牌会员的热情彻底点燃,之前气势被打压的他们,开始热情的呐喊、狂呼,嘶吼,甚至挑衅咒骂。

投注在孟波身上的铁牌会员,在错愕片刻后,也开始大举反攻,呼啸、狂呼,对反攻的对手发起反击式咆哮。

但很快问题就来了,最先支持孟波的那帮人,在第二次嘶吼时,特别有一波人作对的时候,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整个死斗屏上,哄闹成一片,支持凌飞的心里憋了一股气,支持孟波的人虽多,但有点后继无力,因此双方对吼起来,根本也听不清楚谁再说谁,更加不知道他们都在支持谁。

在这个时候,眼见情势危急,铜牌会员包厢内又一次打开独占模式,开始带头嘶吼,支持凌风,一时间势头彻底逆转,支持孟波的铁牌会员在挣扎了片刻后,发现完全无力反击,也彻底偃旗息鼓了。

虽然双方的狂吼,决定不了整个死斗的最终结局,但这般风起云涌,奇峰突起的变化,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性情。

在支持孟波的铁牌会员不再呼喊后,支持凌风的铜牌会员还想接着嘶吼,却被突然出现的银牌会员给禁言了。

“所有人闭嘴,看比赛!”

银牌会员只是平淡的扔下一句话,却掷地有声,连那铜牌会员也不再蹦跶,整个现场瞬间陷入了死寂。

等所有人闹完,大家的注意力全部回归到死斗双方身上,却发现死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凌风几乎向他支持着喊的那样,拼了命的狂攻孟波胸口刺开的伤口,速度够就用技巧,速度不够就硬拼,反正每一次都要扩大一点的,多放孟波一点血。

孟波虽然以火焰雕花锤强行架开过凌风几次攻击,却被凌风又硬贴了进来,如此拉锯数次,凌风固然被孟波的火灵盾甲震的嘴角溢血,却终究只是一些较轻的震动伤。

加之玄灵诀特有的自我修复能力,凌风在整个战斗过程中,显得韧性十足,从发动攻击那一刻开始,就如一个开了永动马达一般,疯狂的进攻,再进攻。

火鸟剑在空中上下翻飞,宛若一个虚幻的火焰精灵,随着时间的推移,完全将孟波的身体笼罩,无论他如何躲避,如何格挡,凌风只需要以给更快的速度击打到孟波的伤口,然后以火灵力直撞入他的体内,便能有效的进一步瓦解他的体能。

行事的急转直下,就发生在铁牌会员敌我不分狂吼做一片的时间段内,孟波本身就被凌风打个措手不及,再加上支持声援的崩溃,一瞬间让他陷入了下意识的胆怯之中。

等铜牌会员再吼一段,银牌会员禁言,孟波已经脸色苍白的不得不采取防御式打法,但这样一来,他原本营造的所有优势,也全部就此葬送。

普通铁牌会员看来,孟波作为力量防御型武者,防御是他的长项,即便陷入被动防御状态,也绝对不会轻易战败,距离死亡就更加要遥远了。

但王博等眼力高明之人,彻底放弃了希望,觉得孟波的战败已经板上钉钉。

防御型的武者,固然擅长防守,其防御却遵守木桶原理,一旦被某一点突破防御,其所谓的善守,也不过是徒有其表而已。

孟波最开始为了欺负新人,借势赢得对战,直接就选择了他不擅长的嘲讽邀战法,这种战法的好处是,一旦对方被激怒,冲上来死战,就会直接陷入孟波狂暴无比火焰雕花锤攻击波中,很容易被短时间内击溃。

可,这么做的危险性也和很大,一旦被对方破解,其加强攻击的情况下,身体防御骤然减弱,就很容易被人以点破面,彻底被打出一个防御低下的口子来。

这个道理,其实人人都明白,其实之前在凌风出其不意打出反击的时候,支持凌风的铜牌会员已经喊的十分清楚。

谁都想不到,凌风真的能做到,而且那么快就将孟波彻底逼入了被动挨打的地步。

角色互换之后,凌风的消耗非但没有增加,反而开始下降,并未逐渐变得神情轻松,动作飘逸起来。

有经验的人都看得出来,凌风这是逐渐打出了感觉。

重生以来,这是凌风第一次和同阶武者对战,而且对方还经验丰富之极,差点把凌风都搞的阴沟翻船,因此他出手也是毫不容情,剑剑飚血。

身上染上一丝丝杀气后,凌风非但没有变得暴走狂怒,而是变得冷静和沉着。

全情攻杀之下,凌风竟是凭借高超的悟性,将火幻剑法彻底融会贯通,举手投足剑都是虚幻剑影,加之火鸟剑剑刃上燃烧的灵炎,更是灿烂夺目之极,一时间打的孟波被烈火围着灼烧的大火球,眼见便要陷入死地。

看到这一幕无论是支持那一方的铁牌会员都开始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凉气,感觉孟波是要不行了。

孟波当然想反抗,奈何意图和速度都被凌风轻易识别,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反击,只能憋屈的继续挨打,飙血,强忍痛楚,苦苦支撑。

看到这一幕,支持孟波的让铁牌会员们,开始心头在滴血,但他们偏生还不能抱怨和嘲讽,不然孟波一个不给力,可能连下一招都不可能抵挡的住,那样他们的赌注可能会立刻输得精光。

黑七所在的铜牌包房之中,黑七的脸色分外纠结,此刻他怕也是全场参与对赌的人中,心情最复杂,最纠结的一个。

原本凌风是要求投注给自己的,可黑七却坚信了自己的选择,将自己的五千上品灵石一口气全部投入到孟波的盘口去了,仅此凌风一赢他就立刻输给精光。

但他作为凌风的奴才,凌风的五万上品灵石,直接一口气翻十倍,他又不得不高兴,因此心情难免复杂的多。

倒是一旁的火絮,参与对赌买的凌风赢,下注一千上品灵石,翻了十倍,如今眼看落手里一万上品灵石,心情大好。

“你还是别担心你自己那点灵石的好,待会儿你主子回来肯定会问,为何你不告诉他铁牌会员无限制邀请战铜牌会员的潜规则?我可以说我还没有来得及,可你是他的奴才,这件事不说,恐怕有点说不过去。”

果然,火絮的话一说完,黑七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心说自己还真是大意了,早知道该让涂八负责这次会面的具体事务了,如今想推脱辩解都不可能。

黑七正恍惚,死斗屏上孟波突然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跟着被凌风一脚踢倒在血泊中,脸色苍白的如蒙了一层白色油纸般,完全没有一丝血色。

凌风缓步走到黑七面前,火鸟剑上灵赤红灵炎灼灼,凌厉之极的一下切断孟波粗壮的脖子,顿时动脉喷泉般飚出数丈高的血柱来,刺激的众人都是浑身一个激灵。

等众人激灵灵反应过来,却见到凌风眸子闪着幽芒,手中提着一个新鲜热辣的孟波脑壳拽着一抹黑发迎风在空中飘舞,一股浓烈之极的死意瞬间撞入众人的心头,顿时憋的众人一阵脸色难堪。

凌风却根本没有在意众人的反应,而是旁若无人的四处瞄着死斗场上方的死斗屏,最后定格在银牌会员区唯一亮着的死斗屏上,突然眸中射出一抹森然冰冷的杀机,惊的死斗屏前的王博和涂八都是心跳猛的漏跳了一拍。

“他发现了我们?”王博和涂八相顾骇然的彼此对望一眼,心中对凌风这个变态,越发觉得看不透起来。

梅州市中医院怎么样
邯郸县医院预约挂号
乌鲁木齐治癫痫病的医院
治疗牛皮癣医院柳州哪家好
宜昌牛皮癣怎么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