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霸天刀客 第474章 太可怕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3:21

霸天刀客 第474章 太可怕了

人人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以便随时阅读《霸天刀客》最新章节...

是不是军师一类的人物的武力值都是最低的?

不过军师不都是最娇贵也是最珍贵的吗?

“你让我洪风这样的聪明人来打家劫舍?”洪风拦住运输队的时候都在这么想。“你这不是胡闹吗?我是……聪明人!动脑子的精英,不是动手的匹夫!”

心里有气,态度上自然不好。尤其是在说留下买路财的时候,更加的不好。

洪风的不良态度吓坏了那些蛮人,还有他的样子。

“娘呀,这是人还是什么东西?”一个蛮兵拍着胸脯子走到洪风的跟前,来回的歪头,看新奇物种一样看洪风。

“你有娘?”

“我当然有娘。你没娘吗?”

洪风说:“有娘就好。现在我打到你的娘都认不出你来!”动手,洪风说得出做得到。专门打脸,还用的是嘴巴子。

“好了,你得感谢我。为了让你、娘认不出你,我留你一条性命。”

蛮兵躺倒地上,脸肿的有平时两个大。双眼已经打瞎,脸蛋子上的肉已经烂了。嘴里的牙光了,鼻子扁平了。耳朵在流血,还有头发也被洪风揪了个精光。

其他的蛮兵都留在原地。洪风在打人的时候用了障碍技能,禁锢了他们。

“现在我和他的事已经完了,到了你们。”洪风手掐腰,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们都到我面前来,站成一排。”

只有自己知道自己一定会死的时候,蛮人才会表现出惧怕。不像人族,觉着自己可能会死的时候,便会非常的惧怕。

这些蛮兵知道自己一定会死,很惧怕。奇怪的是,当人族里的一些人知道自己必死的时候,反倒是不那么惧怕死亡。

好奇怪的逻辑,还有好奇怪的话,洪风的话。“都给我脱、光了!”

没有人脱,洪风宰了一个。其他的人都脱,一个比一个快。

“舒坦!就他娘的为了拦这回道,都没白出来!”洪风吼一句,后问道:“你们谁知道蓄怨谷怎么走?”

蛮兵你看我我看你的,都是一脸茫然的表情。

“你们都没有去过蓄怨谷?”

一个看似领头的蛮兵说:“我们从来没有去过蓄怨谷。只有那些有地位和有金玉石的商人才会去哪里。”

“那你们没听过蓄怨谷?”

“听过。也知道在哪里,就是不知道具体的走法。”

“在什么地方?”

展破魂带着人也来了,挑拣地上的衣服。听到蛮兵这样说,展破魂说道:“是不是烽火城西面三百里左右的地方?”

“就是在烽火诚附近,可是具体的方位真是不知道。”

“那烽火诚怎么走你们知道吗?”

“这个知道。”这个蛮兵说了去烽火诚的路。展破魂点头,对着展四。

展四出刀。一刀便杀光了所有的蛮人。

“展四你干什么?我还没有问完话呢!”

展四冷冷的说:“师父给了命令。”

“洪风啊,不要乱喊。赶紧的来挑衣服,好换着穿。”

“都他娘的这么大,怎么穿?”

“用刀割一割不就行了。”

“你说的轻巧!胳膊领口……”

段祁天忽然说:“洪风,注意你的言行!你要明白你是在和谁说话!”

“呀呵!主上还没说什么,你倒是挑刺来了。怎么样,段祁天你是不是想打一架!”

展破魂说:“段祁天是在帮你。”

“帮我?”

“是啊。因为我想等你多冒犯我几次,一遭给你盘算盘算。让你好好的明白一下,我是谁。”

洪风闭嘴了。

展破魂再说:“去给段祁天道谢道歉!”

“我不去!”

展破魂狞笑,洪风马上说道:“我已经服了,心服口服。主上你就不要在规整我了。”

马上的,展破魂狞笑改大笑。“你这么说好像我是在找你的茬?”

“好好,我去道谢道歉,这行了吧。”

洪风没好气的给段祁天道谢道歉的,段祁天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你像是很有意见的样子。”

“主上,我没意见。一点点的意见都没有。以后您说什么是什么,你说我是个屁,我自己发声配合您。”

展破魂还真是如洪风说的那样的心思。要不然也不会让他来拦路。展破魂总是怕回到了那一边,这个洪风会生出其他的事。这样想,并不代表展破魂不担心其他的人,比如大鹏王。不过要是闹腾起来,还是洪风的办法多,带来的危害也最大。

说到根儿上,展破魂还是没有笼络人心,统御部下的手段。

洪风也明白展破魂的意思,也有些看不起展破魂这些个手段。但是洪风钦佩展破魂的用心。为了收拢自己这几个人,展破魂实实在在的将所有的危险扛在自己的身上。尤其是洪风看到了展破魂的那一只眼睛的时候。

展破魂现在基本上已经看不见了。一个被毒瞎,一个被太阳的光严重刺伤。

那只被太阳刺到的眼睛只能看到微弱的光亮,辨别不了别的人。看路已经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挑拣过衣服,展破魂让展四去检查运输队里押运的是什么。

洪风多嘴。“只有蛮兵,还是那么几个人,你说能有什么好东西?白费劲儿。”

“不管是不是好东西,洪风你说我们现在手里有什么?”

洪风想了下,也是。手里头还真是什么都没有。“后悔了,当时跑的太匆忙。应该把那些战蛮的藏物袋拿来。至少找些丹药医治下主上的眼睛。”

“你们的眼睛也不好。”

听洪风说,展破魂的心里蛮舒服。

“我们起码还有一只,主上你都没了。”

听洪风说,展破魂的心里不舒服。

“师父,押运的东西是寻常蛮人使用的草药。”

“你们谁认得草药?”展破魂问。回答的还是洪风。“我认得。”

“我有一个药方是治疗眼疾的。你看看这些草药里是不是都有。”

“主上还懂得岐黄术?”

“我还会算卦,你要不要来一卦?”

“算卦就算了。”洪风听展破魂说,去寻口袋里的草药。蛮人用的口袋,和展破魂在佣兵时候用的过林袋一样。空间不小,最大的口袋空间能有最低等级的藏物袋一半大小。用这样的口袋,运送些平常的东西,非常的适合。

“主上,十八味药材,这里有七味。怎么办?”

“我们有多余的藏物袋,把所有能换金玉石的东西都带走。”展破魂命令道:“彻底的把这里弄干净了,别让人找到那些蛮兵。”

“艾罗马也不留吗?”

“什么也不留。”

清理干净现场,展四背起师父,赶去了烽火诚。

沙虎儿的死讯,胡延胡在第一时间知晓。没有幸灾乐祸,胡延胡倒是有些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

胡闹瞧出来主子的伤感,说道:“主子,您是有些什么难心的事?”

“没什么。”

看出来胡延胡不想说,胡闹知趣的转移话题。“主子,现在不少少主都在动心思,托关系找祖蛮府里的人。”

“这样根本没有用。”胡延胡说:“除非能获得萨伊娅祖蛮的好感,不然只能会让沙雅更加的讨厌。”

“那就没有办法了吗?”

“最好的办法还是接近沙雅。其他的,都是没有用的。”

奎湖说:“少主,沙雅有什么好?除了性、感,好看还有什么?萨伊娅祖蛮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后人。”

“你们都不知道沙雅的父亲是谁。让我来告诉你们吧。”胡延胡说:“沙雅的父亲就是烽火部落第一的勇士,烽火连天的大首领。”

胡闹惊讶。“传说中的烽火连天就是他?”

奎湖大惊。“唯一让叶占天吃了败仗的就是沙雅小姐的爹?”

胡延胡说:“哪怕沙雅最后成不了萨伊娅祖蛮的弟子,也会是弯月国所有勇士梦寐以求的女人。她的家世,她的相貌,还有她的实力。”

“主子,奴才说的话您可别在意。”胡闹在胡延胡的跟前用的是人族的一套称谓。“主子,沙雅小姐看似并不喜欢您的接近。”

奎湖马上支起了胡闹的罗锅。“沙雅小姐对别的公子也是同样的态度。只是没有人有少主的勇气和胆量。”

奎湖用的称谓就是蛮人的一套。

“你们都是我的心腹,虽然你们都是那边的人。可是我仍然将最大的信任交给了你们俩。”

“谢少主。”

“为主子效命,是奴才最大的愿望。”

胡延胡说:“胡比尔商会的继承人还有十年。到了十年后,所有的,有资格的人都会来投票,选出能让他们满意的,新的会长。十年,很长很久的十年,会在不努力的人眼前,最快的渡过。”

有资格投票的人不少

,同样的,有资格担任新会长的人也不少。胡比尔商会的老会长,有一个可以让他到死都能炫耀的本事。这个本事就是能生娃。胡比尔商会的会长有一百九十个女人。胡延胡有三百零一个兄弟。姐妹的不算,太多了。

胡比尔商会实际的运行人是现任会长的弟弟。会长大人每一天和每一夜做的事情都是睡女人。不睡女人的时候他睡觉。甚至他吃饭的时候,身上都会挂着个女人。

太可怕了。

眉山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咸阳白斑疯医院
佛山治疗牛皮癣费用
眉山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咸阳白癜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