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妖精的魔匣第六章分裂

发布时间:2020-01-25 13:09:48

妖精的魔匣 第六章 分裂

三人并肩而行,走出封闭加固的地下牢房,穿过守卫森严的重重关卡,一直漫步到马厩附近,布鲁诺和卡拉才停下步伐。

“维斯塔小姐真厉害,两个油盐不进的老顽固,几天时间就被你搞定了。”银发少年停在马厩外的横栏边,目送对方蹬上马车,满心赞叹的恭维道。

维斯塔拉开车门,回首望着他们,抿嘴一笑:

“所谓的精神引导只是趁虚而入罢了,如果他们不是本身就有想法,我也没有半点办法……可惜,事情完成的并不圆满。”

“这次劝降的成功率已经超乎头儿的预料,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就行了。”卡拉说话的时候,嘴角带着温和的微笑,瞳孔深处却晃过了一丝冷光。

“大快人心的事情要发生了么?”

维斯塔合掌轻笑,坐到车里,冲他们摆了摆手:“他们做的那些好事我也是略有耳闻呢,我提前在这里感谢你们为民除害咯,下次再见。”

“再见,尊敬的骑士老爷们。”

车夫脱帽行了一礼,扬起马缰,慢悠悠的驾车踏上了归途。

……

地下监狱的大厅内,海马拜安、海皇子克里修拉并排坐在长椅上,此刻他们身上的枷锁已经彻底清除,伤患也得到了最妥善的治疗。

亚雷站在他们面前,手里提着两份崭新的军籍证明,分别递给二人:“你们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我保证,你们将来会为今天这重大的一步感到庆幸万分。

黑发骑士的声音平稳,环视了一圈,眼神赞赏。

“谢大人。”

“是的,阁下。”

两位前任海将军接过军籍证明,有些生硬的颌首回应。

“我为你们在温泉疗养院安排了两个贵宾席,这段时间就到那里静养吧,条件成熟了以后,会有你们的职位。”

“大人。”

克里修拉捧着军籍证明,迟疑了一会儿,有些犹豫的说道:

“归降……不,我是说弃暗投明的人,就只有我们两个吗?”

“不然呢?”

“我……我有一个请求。”

“求情?”

凌厉的冷光跳荡他的瞳孔深处,声音的温度骤然降到冰点以下,亚雷站在他们面前,可看起来却如同沉入了黑暗,整个空间里仿佛都是他的视线。

“我知道我要求很冒昧,但是请阁下给我一点时间……”

克里修拉瞬间低下头,竭力抗衡着四周那一阵阵如渊如狱的压迫感,惶恐不安的说道:

“他们只是被朱利安的教条蒙蔽了心知,只需要一点时间,就能像我一样清醒过来,彻底割裂过去,专心一志的为阁下服务。”

“晚了。”

黑发骑士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瞬间粉碎了他所有的幻想。

“他们死了?”

克里修拉神色惨淡的望着他,目光迟钝,语气虚弱的仿佛行将就木。

“即将执行。”

“那就给我一次机会!”

他眼中重新燃起希冀的光,从长椅上站起身,迅速单膝跪地乞求道:

“你所失去的不过是一点时间,即将得到的却是几位忠诚的战士,收获如此明了的事,为什么不值得一试呢?”

“你还真是让我感到意外呢……”

亚雷神色没有变化,锋利如刀的视线凝视着他,片刻之后:“你有三十分钟时间,希望你能如说服我一样说服他们。”

“感激不尽!”

克里修拉低下头,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浊气。

……

监狱的大门缓缓洞开,海幻兽、海魔女、海魔兽、魔鬼鱼四位海将军被捆绑在担架上,依次推出牢房。

点满烛光的审讯厅里温度并不低,他们还是没来由地打了个寒战。和四人想象的不同,烛光中坐着的并不是执刑官,而是他们的老相识——海皇子克里修拉以及海马拜昂。

此情此景,一目了然。

“克里修拉,拜恩,你们两个叛徒!”

“无耻的懦夫,荣誉将离你而去!”

“你们背叛了海皇,背叛我们,甘心沦为下贱的走狗,可悲的畜生!”

“我唾弃你们,就算是下地狱,也要诅咒你们!”

怒火中烧的四人纷纷开骂,仿佛自己现在悲惨的遭遇是他们所害,羞辱他们就能得到解脱一样。

“没错,我是叛徒、是懦夫、也是你们眼中的走狗。”

克里修拉如同带着一张冰冷坚硬的面具,不带表情的走向他们,语气毫无平仄,最后一句,忽然提高了语调:

“更重要的是,我还是刽子手。”

他走到大骂不止的海幻兽身旁,目光森然的抬起右手,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举高,忽然猛地一记掌劈,正中对方的脑壳。

砰——!

海幻兽脑袋顿时瘪了半瓢,整个身体一阵痉挛,眼耳口鼻里渗出鲜血,马上就断了气。

“你、你做了什么?”

海魔女遍体生寒,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怎么骂我都无所谓,你们尽可能的恨我吧。”

克里修拉无动于衷的走到海魔兽身旁,用一根手指点着他的额头,目光如同冷冽的冰雪一样扫向其余人,冷漠的说道:

“但是死人的愤怒毫无意义,从现在开始,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杀一个人,你们想骂就尽情的骂吧。我不会介意的,因为你们死的越多,我的竞争者就越少,官职就会越高。”

“为什么会这样?克里修拉,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魔鬼鱼用力昂起头,凝视着他的眼睛,就像是望着一个陌生人,声嘶力竭的吼道:

“你疯了,完全没有尊严了吗?”

“尊严?活着的人才有那种东西,你不需要替我操心。”

克里修拉缓缓将手从海魔兽的头上抬高,冷笑道:

“实话告诉你们,我之所以来这里,是奉总督之名进行最后一次劝降,而这就是我劝降的方式。你们早就做好准备了不是吗,那就安心去死吧,反正就算是死光那位大人也不会在乎,因为他本来就没报多大希望。”

比起希望,或许仇恨才是求生的最大动力吧。

相对的,一个分裂的海将军集团,在那位大人眼里也好过一个团结的海将军集团吧。

拜昂注视着手刃昔日同僚的好友,冷漠的眼神里隐含着悲戚,别过脸,尽可能将自己藏在烛光的阴影里。

老朋友,你这是何苦呢。

平山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华山医院挂号
邯郸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滨州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珠海治疗睾丸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